凉河

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狡槙】爱的半衰期是永远

合志文Refrain的FT,抱歉一篇拆了这么多章发~

因为发一起lof会吞啊


「爱的半衰期是永远」*

——故事的另一面(人工智能视角)


    人类在做实验时,会使用千千万万颗原子,不同原子的衰变期各不相同,半衰期越长久的原子,被视作越稳定的原子。

    “钋的半衰期是0.0018秒,铋的半衰期是1小时,碘需要8天,磷则是半个月,钋更费时,一个季度。那么铁呢?”

    —“90天。”

    “对,...

【狡槙】Refrain-Chapter4

Chapter4-以死为始。倒退着走进生活,然后最终,返回死亡。  


能够给予人生活的,并非心的依偎,而是由别人的死开启的。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总是感觉槙岛还有许多话未说出口,我能想象到他对我说话的神情,你能轻松地想象到他在某处滔滔不绝说话的样子,因为他就是这样敏锐而聪慧的人。当我开始这样想的时候,他就已经来到我眼前了。我们的对话,填满了你所不知道的空缺。

“人群不是我的同类。”槙岛引用加缪这句话的心情,我此时终于有所了解。而当你愈发了解自己,那感觉就像解一道越来越清晰的谜。

    老大哥的世界过去几个世...

【狡槙】Refrain-Chapter3.2

Chapter3-一种在艺术作品中寻找具体代表物的情绪状态,就好像另一个人的孤独其实是他自身孤独的回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空虚和孤独如填满河床的砂砾那般填满我的生命。事到如今我能肯定的是,这团石头,这块土地,还有这个拥有机械躯体、人工智能的男人,不过是我心中的造像。

——人工智能马塞尔(Marcel)“出生”后,我的症状好了许多,不再经常看见槙岛圣护的影子了。浮士德将灵魂抵押给梅菲斯特,以满足刻骨铭心的欲求。我们又为这场交易献祭了怎样的筹码?

我有时设想人遗弃自己的造物,如同神明曾经遗弃人类一样。任何人的想法,任何人的故事,都是经由他人之手编造出来的。


“上帝以自己...

【狡槙】Refrain-Chapter3.1

Chapter3.1-一种在艺术作品中寻找具体代表物的情绪状态,就好像另一个人的孤独其实是他自身孤独的回声。


作家能用什么词句创造自己心中的艺术世界?他们用文字赋予一切形式,我在心中描摹槙岛的同时,就是对他的造像,对世界的建构,这是一种认知过程。然而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得到的,“爱情也是不可得到的...我们沿着这条荒谬的道路前进,浪费了宝贵的时间;我们与真理擦肩而过,却不能发现真理。”⑦

人无非是经历、信息、知识和幻想的一种组合。就像卡尔维诺说过的,每个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地混合,再按各种可能的方式重新排列。爱上某个人,就是把他的灵魂...

莱蒙托夫《乌黑的眼睛》

南方的明眸,乌黑的眼睛。

我从目光中阅读爱情;

自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

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We will never forget them, nor the last time we saw them, this morning, as they prepared for their journey and waved goodbye and “slipped the surly bonds of earth” to “touch the face of God.”


【狡槙】Refrain-Chapter1-2

《乐园》的合志文

五周年快乐~

第一章被屏蔽了所以变成了图片戳这里


Chapter2-试图说关于任何人的任何事都是一种虚荣。


    凌晨四点十七分,不需要任何提醒,他已经无法再入睡。可怖的清醒就伺机埋伏在床边,一旦睁开双眼,立即将你逮捕:这是年华不再的标志之一。

    男人惯常地起床、洗漱,着装,戴上眼镜(这是个挺复古的习惯)坐回书桌前,继续未完成的写作。一折、两折,虚拟桌面灵巧地舒展成一个半弧形,长夜将尽......这项工作他已经进行了很久,起初最为原始和简单:用笔记录在纸上,整...

【狡槙狡】伤心千叶城

*题目出自[美]威廉·吉布森《神经漫游者》第一章
*谨以此文纪念《神经漫游者》中译版译者denovo,愿你穿越到更好的世界。
*《神经漫游者》paro 狡槙狡无差

狡啮慎也无所事事地在酒吧喝着酒,目光四下游移,随手将几片药扔进酒杯,左手上的机械食指敲击着杯口边缘,里面的冰块随着指尖的力度左右颤动,不一会儿,杯身下就洇开一团水渍。
一个东欧人拉开凳子挤进狡啮身侧,狡啮闻见飘来的汗臭,默不作声地往远处侧了侧身子,避开了男人花臂上的一层油脂。酒保拉孜面无表情地招呼着客人,右手的假肢痉挛性地颤抖,粉色塑料外壳看上去已经包裹不住里面改装多次的线路,油漆剥落了一大半,有几处软化成了扭曲的模样,像条半...

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by W. B. Yeats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I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下一页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