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圣杯战争脑洞:Master Slaine and His Servants(希腊篇)

这个脑洞好好好!史诗神话风也无比适合斯雷因~~~请各位太太将斯雷因带入上下五千年吧~(拍手)

Edgewood:

昨天看到 @Axnhs 太太开了如果斯雷因作为Servant参加圣杯战争会怎样的脑洞,感觉很有趣。Servant的方向我还真没怎么想过,看太太脑补就好了,不过换成Master的话,感觉也可以搞得很热闹。

AZ是个很妙的片子,斯雷因也是个妙人,可搭配的Servant类型还是挺多的。大致脑补如下。

希腊神话里,他可以搭配Aeneas、Hector、Tiresias,甚至Sibyl(PP粉请放下手中的多米内特)。

关于Aeneas和Hector我已经废话得估计不少同志都觉得烦了。是这样的,我脚得斯雷因同学,按照TV原作(除去24话)的状况,可以粗劣地说,是本该走Aeneas线的(特洛伊王室旁系,城中除Hector外战力最高者,Aphrodite之子,城破后逃至意大利,赢得与当地人的战争后成为伟大的罗马的祖先),历经坎坷,终成大业。然而他被编剧的粗爪子硬拨到了Hector线。Hector,大英雄,整个人就是“英雄”的代名词。我看到过一种分析,说他最终与Achilles决斗时逃跑,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怂。他一生都背负着继承Troy王权的责任,战争爆发后又被称为the sole defender of Troy,一个人的战力顶半个城,他挂了跟这城挂了没什么区别(现实也的确如此)。他在卷六中的形象让人感觉是个非常动人的英雄,为Troy,为人民,为妻子,为儿子,浴血奋战。然而这样的他只是一个“英雄”而已,真正的Hector在“英雄”的金光下好像消失了一样。但他在面对超级(不要脸的)挂比Achilles时害怕了,逃跑了。面对怪物一样,还有神相助的对手,Hector终于恢复成了Hector,而不是“特洛伊最伟大的英雄”。这么一讲我就觉得简直就是斯雷因嘛,一路背负各种众说纷纭但反正我觉得可以算是英雄了的枷锁,到最终决战时反正啥都没了终于可以放手一搏,“老子就是瞅你不顺眼啊就是想干掉你个抢我女票的挂比大混蛋。”赞。

Aeneas和Hector都是比较温和的人,Aeneas我个人总觉得自带金色气场,可能因为他娘是金色的Aphrodite,而且他最终不仅没有悲剧,还成为了罗马祖先,kirakira真闪耀啊(不)。Aeneas搭配斯雷因,大概会是非常和谐的一组。两个人相性不错,战力也不错,就这么一路正常地战斗下去,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波澜。而Hector的话,想想我就觉得要疯掉了。

如果是1-23话的斯雷因搭配Hector的话,他俩这组可以称为“苦大仇深组”。相对比较沉默,两人也就是计划下一步要怎么做,而且头脑都不错,有时甚至思路会奇妙地重合。但非常相似的人或许反而会对对方有各种细微的不满,所谓外人觉得相似,本人却总能察觉到各种差异。虽然如此但却又觉得所属时代、环境都太过不同,没有改变对方的必要。于是沉默着。可以脑补的场景就是星夜下,两人在窗前铺开地图,想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一般总是Hector先发言,他已经习惯了指挥,也很有谋略,而这一次是斯雷因先指出了敌人可能在X地采取Y行动,对此应采取Z法应对。Hector有些惊讶,因为这和他想的完全一样。他看着那个还有些少年的轮廓,个子和体格还在成长,但大概总有一天会和自己不分上下的人,感到一种跨越时代与地域的相似与不同。他比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背负沉重责任的感受。月光把大概马上就不能再被称为少年的那个人的头发染成了银色。他忽然很想伸出手来摸摸那大概会很柔软的头发。

当然这么和谐的场景只可能在1-23话斯雷因身上实现。要是我根据原案倒推私设的那个家伙的话,我感觉他和Hector之间的关系可能会非常紧张,因为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Hector会很想揍他,因为他在沉重命运的打击下幻灭了,不再相信“脆弱的”美善,转而追求权势与力量,而Hector认为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同时斯雷因也会从某种层面上讲“瞧不起”Hector,认为他毕竟还是挂了,为了守护一座城池。黑化斯雷因大概会觉得,如果我是Hector,我不会输。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哪怕是不光明的手段(这又何妨),摧毁希腊联军。我不会成为一个壮烈的悲剧。悲剧再美有什么用,人死了,城灭了。宁可狰狞着胜利,也不壮烈地牺牲。他可能会主张在进行圣杯战争时用一些“手段”,不是像Hector那样用“常规”方法作战。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很紧张。这里也能脑补一些场景。Hector可以有固有结界,将铭刻于记忆深处的特洛伊平原(与希腊联军交战地点)投射出来。战斗结束,他将那支可以突破一切盾牌的长矛(除了Ajax之盾,UBW里出现这个宝具了,管它叫Aias。Aias是Ajax的另一种说法,但这面盾是有名字的,名字和Ajax儿子的名字一样,所以我其实没懂为何不用本名,而管它叫Aias)插在沙地中。不用想他也知道,不远处不知是少年还是野兽的那个人脸上一定会露出满意的神情。他回过头,怒视那人,对方只是露出了即便生气他也不得不承认真的十分动人的笑容。Hector感到既愤怒,又挫败。他们干净利落地赢得了战斗,然而他知道,如果没有少年的“诡计”,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取得胜利。他渴望胜利,对失败的恐惧深植于心底。然而他讨厌以这种方式达成胜利。退一万步讲,他宁可战败(当然他的战力很强,根本不会败),成为一个悲剧,也不愿意享受如此诡异的胜利。他明白少年的方法是有效的,然而内心深处,他认为壮烈的悲剧,强过狰狞的胜利。他收起了结界,一个人转身离去。

Tiresias和Sibyl都是为了讽刺塔尔西斯的预测功能,以及斯雷因自己那句“重要的东西却都没有看到”搞出来的。Tiresias是著名盲眼预言家,揭示了Oedipus悲剧的真相。他和Oedipus有关于谁才是真正的盲人的对话。从某种角度讲,拥有塔尔西斯,认为自己掌握了过去、现在,甚至未来的斯雷因也是盲的。Tiresias和他之间可以复制和Oedipus的对话。洗地向斯雷因的话,就可以复制我微博的脑洞了:

【Oedipus不仅有“跛脚”的意思,其中还有“人”的词根。这样一看他开场那段话很有气势:'Here I am myself — you all know me, the world knows my fame: I am Oedipus.' 作为某病重症弃疗者,我就顺着开了个脑洞。一切结束后,某人穿着一件薄薄的,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来到海边。这么多年过去了,本是连梦中都模糊了的场景,重新看到的时候竟意外地感到有些亲切。他一个人站在退潮时的海风中,望着夕阳下一片血红的大海。Here I am myself – you (the sea) know me, the world knows my name. I am Slaine. Slaine the Slayer. 

Oedipus-Slaine那个脑洞,本来为了对应原文写的you (the sea) know me,现在一想,其实这句比最后一句直白自我判断信息量大。归根结底他是地球之子,向火星人描述大海,所以作为地球标志之一的大海当然knows him。此外日落时的海水是红色的,曾经穿着红衣,此时穿着白衣的人,当然会觉得you know me。顺带大海即便到了现在,也依然免不了要与人类大量死亡/葬身海底联系起来。Slaine the Slayer对着夕阳下红色的大海自嘲,其实我还挺愿意这么脑补的……】

Tiresias作为年老的长者,看着还带有几分少年人轮廓的他,想起当年控诉Oedipus the King才是盲人时的自己,心里大概会有很多感慨。这个少年也是盲的,然而他竟然有些不忍像当年顶撞国王时那样,直白地指责少年,你是错误的,我看到了你的结局,你将走向覆没。

Sibyl和Tiresias同理,不过是女性,所以可以搞点浪漫什么的(住手)。好纠结啊,告不告诉你呢,我们可是要悲剧的。啊金色的Apollo,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是真的喜欢这个少年。

希腊这坨暂时搞完了。请真正懂行的大神手下留情,不要打死我个没事闲的瞎鼓捣的,QwQ。


评论
热度(14)
  1. 凉河Edgewood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脑洞好好好!史诗神话风也无比适合斯雷因~~~请各位太太将斯雷因带入上下五千年吧~(拍手)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