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漫长的告别 番外-茫茫黑夜漫游

漫长的告别延伸番外,老师视角。意识流。

有限制级内容请注意。

番外名取自法国作家塞利纳的同名小说。



「他生下来。

他画画。

他死去。

麦田里一片金黄,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相传波德莱尔是如此评价文森特·梵高的最后一部作品。若是他自己在麦田里扣动了扳机,那么姑且把他射入身体的子弹当作那个男人的愤怒好了。我认为,连自己的死亡都要掌控的人类,要么是极端自负、无法满足自身控制欲的人,要么就是过分自卑、生怕连死亡都被他人窥探的人。

    我并不害怕死亡,但我却有心操控死亡。除了狡噛慎也,我不想被他之外的任何人杀死。

    站在高处俯视麦浪的时候,我这样想。

 

 

 

    今天,我又梦见了那个梦。被眼前这个男人杀死在麦田里的梦。一望无际的金色,炙烤着我的金色,吞噬我、埋葬我的金色。孤独的颜色。

    孤独的梵高死前看到的是什么?我想是金色,死亡的颜色。

    死亡为何物,你能设想吗?也只有与狡噛慎也的情爱时刻,才能带给我这样的体验。

    我抬起头,凑近他的喉咙,带有雄性荷尔蒙的喉结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瞅准时机,一口咬下去。

    狡噛慎也痛得闷哼一声,从熟睡中惊醒。双臂紧紧摄住我的肩膀,不出一秒便识破我的诡计,接着像头狼一样将我扑倒,粗暴的吻随着噗嗤噗嗤的喘息,掠夺我的身体。

    离开了世俗生活的猎犬,在与世隔绝的情欲中,化身为狼。

    指尖,腋窝,胸口,脖颈,下颌,耳垂....皆被这个男人野兽般地啃咬一遍,像是负气惩罚我刚刚的袭击。

    睁开双眼,带着清晰牙印的喉结在我眼前上下滑动,如果用剃刀划开会是怎样呢?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用舌尖轻轻舔舐起来。狡噛猛地一抖,下身的欲望火辣辣地向我示威,让我想起梦中顶住头颅的冰冷枪口,于是又咬了他狠狠一口。

    他似乎招架不住的样子,放弃了动物般的撕扯,像是向主人示好的猎犬那样,温柔而宠溺的吻,落下来,像羽毛的剐蹭,一下,又一下...粗糙的唇瓣摩擦着我的眼皮,鼻腔喷出的呼吸带着滑腻的情欲,渴求着,希冀着,眼神渐渐变得迷离。

    这男人笨拙的厮磨让我有些痒,我蹭蹭他的胸口,翻身缠绕他的躯体,迎上去,寻找他的嘴唇,回应他的吻。探入舌头,于丝丝渴望之中,搅动情欲,引导他再次进入我的身体。

 

 

    今天,梦中的子弹惯常射穿了我的头颅,刹那的疼痛,就像这个男人进入我身体瞬间的快感。

那是无法言语的快乐,被人渴求和追逐的快乐,与这个男人互相占有的快乐。

     在高潮到来之前,我注视着他的眼睛,轻声在他耳畔说:            

「人是一根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的绳索,—— 一根悬在深渊之上的绳索。

我爱那人,他活着是为了认识,他要求认识是为了让超人有朝一日活起来。他就这样意愿没落。

....

我爱那人,他热爱自己的德性:因为德性是求没落的意志,也是一支渴望的箭矢。

....

我爱那人,他使自己的德性变成自己的倾向和自己的祸患:他就这样为自己的德性之故而意愿生活以及意愿不再生活。

....

我爱那人,他挥霍自己的灵魂,他不愿受人感恩也不回报:因为他总是赠予,而不愿为自己存留什么。

....

我爱那人,他在行为之前先抛出金言,他所持总是胜于他做的许诺:因为他意愿没落。

....

我爱那人,即便在受伤时他的灵魂也是深邃的,而且他可能毁灭于一个小小的冒险事件:他就这样喜欢跨越桥梁。

....

我爱那人,他具有自由的精神和自由的心灵:所以他的头脑只不过是他心灵的内脏,而他的心灵驱使他走向没落。

我是一个闪电预告者,来自乌云的一颗沉重雨点....嗯...而这闪电就叫....啊.....啊....」ⅰ

    加速地肉体摩擦为我们迎来思想欢庆的巅峰,共同到达灵魂呐喊的高潮。

    我跨坐在狡噛腰间,用双唇封住他的牙齿,以舌头夺走他的声音,把余下未尽的语言,全部写入他的身体,他的大脑,他的灵魂......以感谢他对我的,犹如沉重从乌云中泻下的沉重雨点那般的馈赠。

“请你好好记住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说出我的真名了.....”ⅱ

 

 

 

    他已经老了,过度消耗体力后,都会在我之前沉沉睡去。我愿意就这样看着眼前沉睡的男人,无论是梦中亦或现实,无数个瞬间,我们彼此注视。或许从相见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只有这个人,才能填补我心中的黑洞。我认为,没有任何一种结合比精神的结合更加长久,或者不如说肉体的陨灭方才带来了精神的永恒。

    是的,不是任凭谁都拥有灵魂的。

    我的灵魂不在此地,不在彼岸,就寄托在这个男人的身体之上,潜藏在他的灵魂之中。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ⅲ

    此刻他咽部的红肿未退,随着呼吸而缓缓抖动的喉结无比诱人。即使他的双眼不再睁开,即使他已经不再注视着我,依然令我心感愉悦。

    我亲吻他紧闭的双眼,隔着那层薄薄的皮肉,以双唇触及他蓝色的眼眸,仿佛走进了茫茫黑夜漫游。

    我在梦中被这个男人杀死了无数次,每一次眼前都是无尽的黑暗。

    不是因为梦中之人,死于黑暗之中。

    而是因为,我们都是瞎子。

    吝啬的人是瞎子,他只看见金子,看不见财富。

    挥霍的人是瞎子,他只看见开端,看不见结局。

    狡噛是瞎子,他只看见正义,看不见自己的欲望。

    西比拉也是瞎子,他在创造世界的时候,没有看见魔鬼也跟着混进来了。

    我也是瞎子,我只知道说啊说啊,没有看见你们是聋子。ⅳ

 

 

    狡噛慎也,人的肉体给人带来如此多的痛苦,为什么我们不舍弃它呢?想必你会这样回答吧,因为它们其中蕴含着抹去的欢乐和欲念的回忆,所以时间离开肉体之时,所有对于生命的肉体的欲念便灰飞烟灭了。人对于肉体的渴望,是何等残酷,祈求得到直至盼望它的毁灭。

    你用手指缠绕住我银白的发丝,在我金色的瞳孔中烙印下你的眸子,在你我灵肉交融的一刻,进入的是否是同一个梦境呢?或者,你和我现在又在谁的梦境之中呢?

    答案是时间。你与我的回忆才是真正潜入逝水年华的巨人,同时触及间隔甚远的几个时代。无论是我醉倒在舞者俱乐部门口的秋雨中也好,或者是成为你模糊相片中的白色幽灵也好,这就是我们生命得以发展的巨大维数。ⅴ

    同样的秘密,世界不会揭露第二次了: 

「 我们生活在严寒黑夜,

人生好象长途旅行;

仰望苍空寻找出路,

天际却无指引的明星。」

 

 

END

 

正文:Chapter1-难言再见

         Chapter2-生于这个时代

         Chapter3- 迷宫的出口

         Chapter4-不自由的愛

         Chapter5-It's Never Goodbye(完结)

 捂住碎碎念意识流和肉渣跑(ˉ▽ ̄~)~~

——————————

ⅰ[德]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ⅱ[日]寺山修司1971年指导影片《抛下书本跑上街》(書を捨てよ町へ出よう)

ⅲ约翰福音12:25

ⅳ[法]雨果《笑面人》

ⅴ[法]马塞尔·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

ⅵ[法] 路易·费迪南·塞利纳《茫茫黑夜漫游》

 

19 Feb 2016
 
评论(11)
 
热度(52)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