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计划/和谐】你一生的故事(1)

*题目出自[美]特德·姜的短篇科幻小说《你一生的故事》

*含有部分对话和情节改编,在原作和电影基础上加了私设请注意!

*乱序预警!

*BGM-EGOIST-Planetes

*CP:【伊藤计划/和谐】雾慧图安×御冷弥迦


Chapter1-Raise the curtain



    你很快就要向我发问了,御冷弥迦。你从公园高高的攀登架旁走下来,在看见我之时,你合起了手中的书。我们即将擦肩而过,我只想与你毫不留意的各自离开,但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暮春的黄昏还带着一丝凉意,你面无表情,大步向我走来。可我丝毫不感到诧异。

    你径直走向我,盯住我看,用手指着红色的攀登架问我:“你知道它为什么是弯弯曲曲的吗?是为了和孩子的动作同步。”

    我会对你的问题表示意外和惊讶,你看到我迷惑不解的表情,进一步解释儿童攀登架受伤事件的起因和结局。接着我们会聊到【书】,这个在2060年已经消失的Dead Media。

    而我那时只是个女高中生,像其他高中生那样,对过去的历史一无所知。

“雾慧图安同学, 我手上拿着的东西,叫做书。”

“看书似乎挺无聊的。”我看着你,这样回答。

    主动接触你是没用的。

    对普通人类不感兴趣的御冷弥迦,是班里成绩最好的问题儿童。不与任何团体扯上关系,对于任何人的殷勤都无动于衷,孤高美丽如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一样的存在,唯独与我和零下堂吉安交流。

“可你是唯一没有关注过我的人,无论我多么不合群。雾慧图安,哪怕表面完美无瑕地融入了这个和善得令人窒息的社会,你骨子里却只关心自己。所谓社会【和谐】,你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一针见血。

    御冷弥迦一针见血地看穿了我。

    这一幕将会发生在公园的红色攀登架前,它将会见证你与我和吉安短暂友谊的开始。在我有生之年,我也会与两位挚友亲赴死亡,并且目睹你们的离去。

    弥迦,在我们分别后,要再过十三年我才能再遇见你。那个时候,我将是28岁的高级螺旋监察官。



    多亏了这个极端的职业,我才得以离开日本,奔走于战乱纷争地带。逃离了那个形同牢狱的社会,那个逐渐以温情将人绞杀的社会。也同时,从御冷弥迦身边逃离。

    螺旋监视官,生命主义的看门人,在停战的尼日尔战场,负责监视是否有人做出DNA操控之类危险的举动。布下少女脸颊般的粉色——生命主义的颜色。

  • 生命至上主义:以确保成员健康为统治机构最大的责任与义务的政治主张,在二十世纪的福祉社会原型上,贯彻三大生活方式,将其视作人类享有尊严的最低要求。

  • 1、通过在身体中植入网络化监视系统WatchMe,对成年人进行长期而充分的健康监视。

  • 2、提供廉价药品以及医疗处理的“大量医疗消费”系统。

  • 3、提供关于健康生活方式的建议,帮助人们正确摄取营养,防止将来患上生活习惯导致的疾病。

    这个战场,是我能找到的,唯一的避难所。从那个虚伪的乌托邦当中,我机敏地,悄悄地溜了出来。装作接受长大成人的这个现实,欺骗着系统。

    当然,我失败了。

    穿着和我一样红外套的人,对我说:“雾慧图安高级监察官,我等你很久了。”

    我的上司,奥斯卡·施陶芬贝格首席监察官举起放在桌上的一瓶波尔多葡萄酒,“大量摄取酒精和尼古丁,血液中的医疗分子群会马上报告给健康管理中心。”

“在这片土地上,服务网络是离线的。”我回答她。

“雾慧监察官,战场不是供你用肮脏手段放纵自己的地方,停战监视团将因你的做法而蒙羞。”

“不会的,”我轻轻抚摸着她绛红色制服上WHO的徽章,两条金色的蛇交缠在智慧之杖上。“因为我们的徽章不能蒙羞,首席你说呢?”金色的蛇影在我手中下微微颤动,奥斯卡的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

“如果螺旋监视官的形象被玷污,全世界建立起来的和平健康的梦想就会化作泡影。”我轻声说。

    奥斯卡·施陶芬贝格突然大喊道:“当然,我们会避免公布这令人羞耻的事实,不过,雾慧图安高级监察官,请回国接受反省!”

    回国,意味着回到日本,青春期的我所厌恶的,以及,御冷弥迦以全力憎恶着的,日本。



    巨大的Passengerbird挥动着金属骨骼,在蔚蓝的平流层之中悬于一线。与尾部长长的航迹云相对应,在数百英尺高空下方以白云遮蔽的,正是名为【和谐】的人间地狱。

    2073年6月14日,我回到日本。13时16分,弥迦,你将打来吉安生命中的最后一通电话。

    十三年后,幸存的少女之一,零下堂吉安,脸朝下死在了装着卡普瑞色拉的盘子上。在我的面前,她用刺穿咽喉的餐刀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

    在全世界同一时刻自杀的6582个人中,吉安死前留下的遗言是:“对不起,弥迦。”

    这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也成为你再次进入我生命的契机:“好久不见了。吉安也好,图安也好,你们俩谁也没能来我这边呢。你们明明答应我,要一起战斗的。”  

    ——四十八小时后,我利用高级螺旋监视官权限听到了你的声音。 我会全身战栗,接近窒息,震惊于你还活着的事实。



“请进吧。”御冷玲子的声音让我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一位50多岁的女人从家门内走了出来,她的面容平淡无奇,好像流水线上加工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与弥迦扭曲的浪漫和黑暗的开朗不同,这张脸和我在日本见到的千千万万张脸没有不同,毫无生命力。

“很久以前,人类就被各种东西所束缚,家族、宗教、金钱...但是,身体里的WatchMe更为麻烦,因为它栖息在比金钱更接近生命的地方。”

    非常奇怪,平凡的御冷夫妇是如何养出这样聪慧又乖张的孩子的?我过去十几年竟从未想过。

“我想问问弥迦的事。”

    我是你女儿十多年前的好友。我们发誓共同赴死,我就是那三名少女之一啊!我在心中呐喊。

“她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御冷玲子依旧困惑,她低下头,表现得万分抱歉。“那孩子曾经不断尝试自杀,弥迦的独断和强大是我们无从应对的,我们对她倾注了所有的爱,但果然还是不能弥补她心灵的创伤。车臣战乱你知道吗?弥迦就是那里某个民族的后代。”

    生府巧妙的抹去了御冷弥迦战争孤儿的身份。

“那孩子在纷争地遭受的巨大的痛苦,在接受心理创伤治疗后,生府认为让那时只有8岁的她回归社会要更好,所以我们领养了她。”

    弥迦从未说出口的,内心深藏的秘密。在她幼小的内心中认定,比起战场上露恶的恐怖,和平之中伪善的獠牙更加可怕。

“可弥迦还是自杀了,孩子的行为若是超出了父母的想象力,我们可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她死后,就连尸体也交给了研究机构的学者。”

    我移开视线,她背后桌子上,8岁的御冷弥迦,在相框中朝我微笑。

    弥迦,隐藏在你小小的冰蓝色的眼珠之下,是对这个世界无法遏制的破坏欲。

“什么研究机构?”我继续追问下去。

“在中东,生府设置医学机构的城市。”

“巴格达?”我接着说。

“没错,就是那里。某家研究机构的学者领走的弥迦的遗体。”御冷玲子点头。

“您能告诉我,是谁领走了她的遗体吗?”我皱了下眉头,弥迦的遗体,原来并未安葬。

“可以。是雾慧努阿达先生。”

    居然是,我的父亲。

    此次御冷家之行,引起我格外注意的,不仅是得到失踪多年父亲的消息,还有夹在弥迦相框的框底,那一张小小的纸片。


    等到你、我和吉安三人成为好友,你会在课间休息时递给我一张纸片。一张正好可以放在手心里的四方形小纸片。“这是名片,以前的成年人用这种纸片进行自我介绍。”

    我伸手接过你的名片,自然而然,上面用小字印着学校名和班级,大字写着御冷弥迦的名字。我问你:“只能显示这么一点信息?”

“以前的社会,非常注重‘隐私’。”你笑着补充道,“以前的‘隐私’没有下流的含义,人们不会像现在的人这么急于用虚拟现实展示自己所有的信息,在社交场合亲手递出名片,防止了自己的信息被无关人员知晓。”

    我笑着称赞,“这还蛮可爱的,上面的标记是弥迦画上去的?”

    你也微笑着回答:“我知道图安你会喜欢的,这是我们三人的标记。”

    从你那里得到的手工制作的名片,一直会保存在我的桌子抽屉里。事实上,在成为螺旋监察官之后,身处非生命主义的生活圈中,人们依旧使用这种“纸媒”进行交流。

而现在,我正拿着你的名片,前往机场,准备搭乘最近一班飞往巴格达的飞机。



    虚拟现实的媒体直播按钮在我眼前不断闪烁,提示网络紧急报道节目正在放送。

“现在报道的是声称大规模自杀案件的疑犯刚刚发来的信息。”主持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画面转暗,没有图像,只有VOICE ONLY的文字,经过处理的合成音机械地朗读的话语,却比任何血腥画面都更触目惊心。

  • 此前数千人的自杀事件,是由我们操纵的。我们设置的系统,已经潜伏在每个人身上,大家都是我们的人质。现在你们心中的情感,请不要忽视,我们的社会,总是在压抑大家的真实感情。我们的感情、我们的身体,我们的一切都成为了“公共资源”。在充满窒息感的社会,自杀率不断上升,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破坏这样的社会。

  • 我们将会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宣言】:

  • 各位,在接下来的一周之内,请随便杀掉至少一个人。无论什么手段。

  • 请证明:为了自己,可以完全不顾他人。

  • 请确认:自己的生命最重要。

  • 如果你怀疑夺取他人性命这件事,我们就会杀死你。

  • 我们会让你们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前几天的自杀事件就是证明。

  • 如果有人还不相信,那么请看接下来的实证画面。恐怕只有一瞬间,请不要错过。

 
     杀人宣言正是御冷弥迦说过的话。
    主持人换回画面,继续朗读稿子,同时拿起手边的钢笔,突然扎入自己的右眼。下一秒,AI检查紧急启动,在主持人搅拌自己的脑髓前,屏幕变成了提示接受心理治疗的字幕。 

    弥迦通过网络下载自己想读的电子书,专门制成书籍,在遨游于广阔的文字海洋中时,学习着如何将自己磨练成报复社会的武器。

“人类,隐藏着夺走别人生命的力量。人类,隐藏着破坏珍贵物品的力量。在虚构的故事里,在书本里,在话语里,其实隐藏着能够夺取性命的力量。”你轻轻地在我脑海中低语。

    【宣言】正是你试探着世界的一步棋:是杀掉别人,自己活下去,还是不杀别人,被别人杀掉。

    御冷弥迦试探着全世界的人。而我,在所有人之前,追逐着御冷弥迦。

    别人并不能理解你的做法。弥迦,你和我们不同,对于你来说,不存在过去,也不存在未来。无论我们共度多少时光,你的脑海里,都不会留下心满意足的回忆,也不会对未来抱有任何期待。

    你只是活在那一刻而已,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但未来还有一件事,我还记得。    

    那件事,发生在我们约定一起赴死之后。

    黄昏时分,你约我来到河边。“我要把这些全部烧掉。”你指着眼前洒满汽油的一大摊书籍。“不烧掉的话,这些孩子就会把我拘束在地上。” 

    弥迦划燃一根火柴,这将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古老的点火工具。“图安,这个世界,不知不觉变成了一本巨大的书啊。为什么人类总要记录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我随声附和你,脸颊感受到火柴发出的微弱热度,这种舒畅的感觉仿佛我自己正是一本由你打开的书籍。

“文字会近乎永远的流传下去。圣经也好,金字塔也好,都是一种记录。而我们身体里的WatchMe,几乎是我们能达到的记录的极限。 ”你从身后抱住我,把火柴塞到我手里。

“拜托了,能由你来吗?如果让我下手的话,实在太过痛苦了。”

    弥迦的双手,像雪一样冰凉,握住我的指节,划燃一根火柴。小小的一团红色,飞向堆积如山的纸书,火焰迅速蹿起老高。

“以前,就是这样烧掉尸体的。不需要蛋白分解液,死人通过火葬,身体最终会化作灰烬。”

“现在这就是弥迦的火葬仪式吗?”我悄声问她。

    你点点头。“人类总是过于重视【永恒】,可真正的永恒是不存在的。宇宙间没有永恒。”

    我们看着太阳落山,手牵手坐在河边。“我想给人们那些自以为是的【永恒】,来个突然袭击。”

“我们三人的死就是一记重拳。”我看着你在夜色初露的天穹下微笑着,你的鼻尖,你的嘴角,你的发梢都在对我说:图安,想和我一起死吗?



    而我,再一次死里逃生了。

    我很清楚这个故事的结局,在循环往复的约定中,对于我们的一生,我想得很多很多。



Tbc.


后篇:

Chapter2-Nightmare ballet


Chapter3-Not yet


【伊藤计划/和谐】你一生的故事 番外-Siren

————————————

三章完结,周更。

献给和我一样深深喜欢伊藤计划《Harmony》的太太们,鞠躬wwww

                   雾慧图安小姐真的也没少跟她脑子里的白毛说话XD      


11 Jul 2016
 
评论(6)
 
热度(14)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