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双性转】makki与call子的场合2

   这篇是正剧,嗯,我放弃魔性画风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画风又变了     

   

预警:通篇是雷,慎入!放弃治疗的产物!!!

*正剧风,私设甚多:昼夜+双性转百合+学院设定

*重度度度ooc!!!日轻傻白甜恋爱风!!!后面神展开了!!!

*还是BE了(跪下

 @maki 太太点的优等生腹黑大小姐槙岛+粉红心不良JK狡哥性转(*/ω╲*)

BGM-天ノ弱 piano ver by wispering

接上文 :和正剧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一起看比较有趣的→魔性场合1(捂脸)


 

 【那天起,她在雨中与我告别,选择独自走上这条无人理解的路】


说起来奇怪,像makki这样家境优渥、学习优秀、容貌出众的大小姐,为什么会对我这种普通的不良JK感兴趣呢?

“你考试考的不错哦,排名仅次于我嘛~”——不是这样的对话。

“一直看你很不顺眼,别用脏兮兮的手碰我的桌子!”——也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只是在很普通的一天,我很普通的烟瘾犯了想去抽根烟。


突然间感觉裙子被什么拽住了。抬眼看去,啊原来是被后座那位漂亮大小姐的书包勾住了。

说实话我观察她很久了,只不过总是没机会说上话,她的五官精致又立体,拥有金色的瞳色和白雪一样的头发。虽然死去的妈妈总跟我说,call子蓝色的眼睛很好看啊,就像海的颜色一样。可是我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平凡是刻在骨子里的。我是出身单亲家庭的孩子,在西比拉学园里总难免被人低看一眼。母亲生前一直对我是不良JK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她有时在我耳边这样念叨,其实那是知道身体不好的自己时日无多而对我放心不下吧。

“那个,对不起,我的裙子被你书包勾住了。”盯了她半晌,发现玛姬大小姐正专心致志地读书,丝毫无视我的目光,我决定顶着尴尬开口了。

听到我发声,她才终于从书本上抬起目光。我注意到她看的是一本格列佛游记,我小时候也很喜欢这个故事。其实自从那天makki在禾生壤宗的课上主动站出来和我一起罚站开始,我们两人的关系就变得有点奇怪了。优秀的大小姐和不良JK要做朋友,听起来总是有哪里不那么正常。

“call酱要去哪里?”她解开勾住裙角的拉链,反手将裙子勾在食指中间。

“唔,我去卫生间...”

“好,那我们一起去吧。”makki说着就合上了正在看的《格列佛游记》。

“蛤?!”我一时石化住了,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或许,只要微笑就好了?

“走吧,女孩子一起去洗手间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我无言反驳,只想把裙子从她手里拽回来。

好歹我也是西比拉学园不良JK里成绩最好,武力值最高的人啊!我怎么能这么怂啊!

“不不不,不用麻烦玛姬了。这种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了。”我把裙子往回拉了拉。不过她是不是练过武啊,要不就是魔法使转世?为什么一根手指抓裙子那么稳啊?!


当然我事后反省过,有时自己总是坏在遇事太冲动上。如果当时不双手使劲儿撕扯我的特攻服裙,如果当时乖乖听makki大小姐的话,或许,我就不必穿着一身轻飘飘的Lo娘裙,骑着摩托车回家了。或许,我也不会与makki度过放学后一起吃玛德琳蛋糕喝红茶的无数时光了....或许,我要是有勇气阻止她离开就好了。



“call酱,我跟禾生老师说了,从此以后你翘掉的功课就由我来帮你补上啦。”makki骄傲地站在夕阳下,甩甩被暮色染红的双马尾,得意洋洋地望着我。

我默默捏断了手中的铅笔。

当然,一天之内坏掉的不止我手中的铅笔,还有我费尽心思秀好的“喧哗上等”特攻服!裙裾在我俩的争夺战中沦为炮灰,最强学园霸主的标志就这样毁了!我实在欲哭无泪。

“借你我的裙子穿吧。”她这样对我说,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真诚的神情。

她借给人家裙子穿为什么这么熟练啊?!虽然我在内心吐槽了无数遍,但还是老老实实接受了她的建议。

“这条裙子叫【理想国】,我穿起来胸围太大了,没想到你上身还挺合适的~”白色的双马尾在她的脸颊两侧晃啊晃。

合适个鬼啊,谁家裙子会起书名啊?还有为什么要在学校橱柜里放一套Lolita的裙子啊?感觉细思恐极啊,天国的妈妈啊,我有点害怕。

“你自己来看看~”makki把我推到盥洗池的镜子前。

我有那么一刹那不想承认里面的人是自己...其实意外的还有点,可爱?

“说话啊,不喜欢吗?”

“不是...我烟瘾犯了。”

“烟灰不要掉在裙子上!”

“....好。”

在我的强烈抗议下,玛姬没能成功把蝴蝶结绑到我的头发上。不过始终阻止不了她给我编了和她一样的双马尾。令我真正意外的是,虽然做了西比拉学园的不良JK老大很久,我似乎并不是很抗拒这些事。


在习惯了偶尔穿着她的小裙子喝下午茶看《1984》的日子后。“call子切开是粉红色的。”玛姬这样评价了我。看起来比我要柔弱的makki,有着比我坚强百倍的决心和意志。讽刺的是,身为最强不良JK的我,是个内心软弱的家伙。

“call酱没有意识到么?我们身处在一个怎样的乌托邦之中?西比拉是骗人的谎言,你也发现了对吧?”

makki,改变自己很容易,可改变世界很难,仅凭两个女孩子又能做到什么呢?

“等你有一天能够离开西比拉的世界,就来找我吧。”她垂下金色的眼眸,这样说道。

我将这句话,视为一句约定。


玛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除了穿过的裙子,看过的书本外,我们什么都没给彼此留下。我们甚至没交换过一个吻,或一次拥抱。

那天,我躲在学园的小巷子后,任由雨水打湿了自己和身旁的紫阳花。

西比拉学园不会有任何异样,本来这就是一个用虚假数据堆起的乌托邦。很快,我的座位前方会出现一个新的学生,班级里就好像从没有makki这个学生存在一样。年级的第一名也从来不是她,没人记得有一个金瞳白发的女孩曾跟学园的不良JK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本来这一切,就都是编出来的符号而已。


【今日又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今天除了西比拉学园,其他地方还是在下雨。是你告诉我,喜雨的紫阳花会在晴天闭上眼睛。我忘记告诉你,很喜欢你白色浴衣上的紫阳花。如果有机会,还想一起和你在夏日祭上看花火......

【昨天也是这样悠悠闲闲的充实的一天....】刚打上又忍不住删掉了这些恶俗的话语。决定不去想你的事情,不好意思又想了那么一点点。

你走之后,我还是保持着每天发一封简讯的习惯。即使知道,这个号码,再也不会有人回应了。

【如果还能和玛姬做朋友的话我就别无所求了,但是你无所谓的话我也没关系的...】看着这些口是心非的话语,就像看着一个演技拙劣的骗子。


让我来告诉你我一直以来所想的事吧。

你说的对,我是天生的胆小鬼。

想到这里,是我欠你一句:“喜欢你”。

只是高中生女生之间,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依恋。明明是个不良JK,打架什么的全都不再话下,却对一个轻飘飘的喜欢看书和穿Lolita的小女孩束手无策。

我是个色厉内荏的混蛋。不断前行的你,与原地踌躇的我,中间横亘着巨大的,任凭我们现在的能力无法跨越的鸿沟。

无数次我穿越梦境去寻找你,带着叱咤江湖的左轮手枪,怀揣一身武艺走到墙的尽头。

却总是只能梦见你离开的那天,有点落寞又有点失望的神情。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你再像离开时那样问我:仅凭这样的你能追逐我到哪里呢?现在的我会有勇气说出:天涯海角。这样有气势的字眼吧!


不是轻飘飘的大小姐,不是一味讨好老师的优等生,不是单纯沉浸在书籍中的怪人,我眼中的玛姬有着与旁人不同的光芒。

就算再没人记起makki的故事。

是的,这里是西比拉的世界,谁的消失都无非是抹去一串数字那么简单而已。

是的,makki,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


——你是槙岛圣护,我是狡啮慎也。

在接到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后,不知为何会做了这样一个梦。

梦中有一个叫call子的女孩,她与makki约定要找到她,离开西比拉的世界。荒诞而滑稽的故事。

很好,槙岛圣护,让我先杀掉你吧!

狠狠放下杯子,冷掉的咖啡贯穿狡啮慎也的肠胃,他扔掉执行官的对讲终端,抓起外套,大步走出了门。


End.


————————

写着写着不自觉带入了下妻物语(跪

努力把大家想看的梗都埋进去了(捂脸)不好意思篇幅限制没来的及铺开感情线_(:зゝ∠)_

我...居然写出了这样画风的东西,有些不能直视自己,我去冷静一下。

感谢看到这里,感谢原谅在七月来临前扔掉所有节操的我,鞠躬wwwww



30 Jun 2016
 
评论(9)
 
热度(20)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