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深夜60分】在雨天

题目出自这首诗→ 《在下雨》费尔南多·佩索阿

平行世界的小故事

 

60s   @刀与枪与麦田 

只有脑洞和   

梵高的苦艾酒

 

——“在雨天,什么都不能让他激动。”

那人是跟着一艘船来的。


在雨天,阴沉的下午。

穿着黑色雨衣,像团黑黢黢的乌云。一声不吭地闯进槙岛的店里。

适逢咖啡馆生意惨淡的时节,槙岛时常和沉默寡言的男人,共度一个下午。

算不上相谈或是别的什么,只是并肩一起消磨潮湿的记忆而已。


他常常在抽一根烟,槙岛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嘴角是没叼着烟的。脸上总没有表情,周身有种落落寡欢的气质。

槙岛不知道男人在等待谁,他总坐在窗口角落,盯着大块的云朵出神。

天空还是在下雨,有什么是遥远的,不确定的。


他总在黑夜发出第一声问候之时离开。

-起身,端起面前的杯子,有时是杯黑咖啡,有时是杯苦艾酒。走到吧台前,把杯中余韵,一饮而尽。

而后转身离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男人都会在一分钟内完成。在槙岛距离他最近的60秒,可以仔细端详他的60秒。

黑色短发,凌乱、直立、不修边幅,夹杂些许白发。肤色呈现被阳光过度照射的色泽,可能是个老练的水手。槙岛注意到他从不看表。即使店里收藏着千奇百怪的钟表——华丽的占星时钟就摆放在吧台墙壁正中。他也只是根据天色判断时间。


港口的船只驶来离去。是船,总会停泊在某个河岸。

每个人都做着自己的梦。在槙岛这个小小的咖啡店,短暂停留。

在雨天,槙岛清晰听到这男人脑子里的梦造出的晦暗模糊的噪音。

“如果我把谎言收集的够多,就能变成真实。”——雨声一样寂静的呓语。


有时,长久的沉默滋养出两人间略带残酷的默契,他们彼此交流甚少,仅仅是陪伴。

接连几个小时听雨声、风声和码头水手略含忧愁的歌声。

不发一言,一动不动。各自在心中默数着时间,不知有多少个60秒化作灰烬。

然而这样就足够了。


天已睡去。

男人端起杯子走向吧台,槙岛合着秒针的步数,默念了60下。

占星时钟滴答旋转,预示着太阳,月亮和行星交合的角度早已改变。

“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而你也要荣耀我。”(诗篇 50:15 )

槙岛所见,男人望着他,嘴唇微动,声音嘶哑。却在低语的时刻,眼神清澈,笑意温柔。



End.


15 Jul 2016
 
评论(2)
 
热度(40)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