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教师节贺文/癖爱十题】(孪生)《雾角》



*教师节限定o(* ̄▽ ̄*)o

*祝槙岛老师教师节快乐www

 *其实是跟教师节没什么关系的伪科幻旅游短篇

*题目来自于美国科幻作家雷·布雷德伯里的同名短篇及保罗策兰的诗歌

和 @maki 太太约定写的癖爱十题之孪生梗,其他主题见→这里 (有生之年会写完的

毫无关系的上一篇:【狡槙/癖爱十题】(亡灵)《鬼牌游戏》

 

《雾角》

           ——[德]保罗·策兰

隐匿之镜中的嘴

屈向自尊的柱石

手抓囚笼的栅栏

把你自己献给黑暗

说出我的名字

把我领向他。


“读过雷·布雷德伯里那篇著名的《浓雾号角》吗?“他眺望着远处,漫不经心地问我。

    海鸥结队盘旋在高空,放眼望去,远方恶魔岛所在的隐逸之处皆是一片白蒙蒙。分明是在浓雾环绕的时节,金门大桥仍然美得惊心。雾霭深处矗立起两座孪生桥塔,于天堑间横架起橘色霓虹,人行于其上,仿若落于精致造物上的一枚雪花。

“很遗憾,布雷德伯里是个奇才,可我还没读过这篇故事。”我望着那人的眼睛,缓缓摇头。雾气氤氲,男人的面容也朦胧难辨起来,只是那双眼太过清明,锐利如柳叶刀一般的视线将我剖析得一干二净。

“传说这是自杀胜地。曾经有人偶然路过,见此美景,即刻跳下,选择将生命托付在此地。从前只当做是他人狂呓,亲身所见才知道并非浪得虚名。”

    男人闻言眯起金色的眸子,笑吟吟地说道:“你的评价让我想起浮士德的赞叹:真美啊,请你留下来吧!随后梅菲斯特就结束了他的性命。形容此情此景,恐怕也没有比这更恰当的言语了。淘金热兴起后,人们就想在金门海峡上建一座桥,既是文明拓展的必要之需,也是通向金子和财富的桥梁,走向天国和幸福的坦途。如果你晚上与金门大桥相约,便能用肉眼看到仰角光是怎样将这座桥化身成传说里的通天塔。瞧瞧这装饰艺术的瑰宝之作,不妨说它是人类欲望最美的艺术化身之一。我想浮士德见到它,也会甘心再被恶魔夺走一次性命吧。”

    跟随他的步伐漫步大桥,五百根悬吊式垂直钢缆如整齐划一的列兵,站立在桥身两端。“人群熙来攘往,自由的人民生活在自由的土地上。这不正是浮士德的愿望吗?或许我们的确该向自己的智慧致敬。”我不禁赞叹道。

   “还有传言说这桥是神的设计,人类本不该僭越造物主的权力,因此才会无缘无故夺走人的性命。完美的艺术是人类可望而不可知的另一颗星球,我们只能窥见造物的些微智慧,终生怀念伟大时光的残影。人类本就将生命寄居于此,在渺远的时空中,仅仅是沧海一粟般的存在。人造之物永远有残缺,我们将其称为‘真实’。又或许因为太完美的事物很难存在,这种存在本身即成为原罪。就像在雾天向过往船只高鸣警示的号角。”

“雾角?”

“没错,它们至少存在上百年了。见过的悲欢离合、世事变迁比你我不知多上几倍。每当失魂落魄,梦魇缠身的雾夜里,便起身高鸣,冲着船上的生灵,冲着海底的鬼魅,冲着人心内的欲望,冲着神指尖的隐喻。”这男人的手指随着语气变化,指指我的胸口,又指指天空,仿佛演员一样戏谐的动作,他做起来却没有丝毫夸张感。

    我顺着他的动作抬头看去,乌云低垂,海面几乎隐没在浓雾之中,天地被抹去棱角,呈现出一派困惑的灰色。海面蒸腾的雾气从四面八方裹挟着桥身游动向前,云海波澜涌动仿佛倒悬的海洋。

 

“我们听听雾角,如何?”男人狡黠地一笑,变戏法一般拨通了一个号码,示意我耐心等待下去。

起初是来自遥远南方的两声沉钝巨响,桥身应声震颤,让人疑心是否塔尔塔洛斯(地狱)之门已破,百臂巨人受忒提丝(海洋女神)的召唤踏浪前来。随即,桥身中央喷发出两声尖锐急促的号角声,快似闪电,在水面雾气上劈开一条道路。自冰河时期结束后,大海化身洪水猛兽,吞噬掉旧时代的断骨残肢,吐出新生的文明火种。雾气长久盘桓此地,它一张口,就吐出一方新生的宇宙。

顷刻间,南方雾角再次响起,此刻的响声已非遥远空无的唏嘘,它们合着海浪的节奏,自天空倾泻而下,穿胸透腑。身后流淌的车海人流刹那抽离殆尽。我难以相信如此神秘的时刻竟然会降临在我的身上,我竟然听懂了大海低沉而嘶哑地呜咽,余下的时光,皆是我们之间的自言自语。

怒涛退尽,浪花轻搔我的脚踝,水平线静静附和。让我想起幼年在湘南度过的夏日,这般与自己梦中野兽对视的夜晚,一如往昔。通体银白的异兽,以它盈如满月的琥珀般瞳孔,脉脉注视着我。近在咫尺的视线,吐息间的温热潮气,瘙痒和不安从心脏里结出果实来,整个灵魂如同一只蠢蠢欲动的气球,摇曳着渴望冲破肉身,直达天际。 

浪涛冲刷着桥墩,桥上雾角的呼唤,百年依旧。永远就是漫长的痛苦,心灵之间咫尺天涯的痛苦,天空降落的不是雨水,是来自海底的眼泪。那此时的我,是人?还是眼前的怪物?

黄昏时分的金门大桥将我紧拥入怀,由远及近呈现夕阳色调的过渡。恒古难绝的雾角声中,悠悠传来他的话语:

 

“如果你有幸见到循声而来的海怪,请告诉他,我的名字叫槙岛圣护。”

 

 

 

雾角之声久久回荡在我耳畔,神奇的是,无论我离开多远,这声音依旧像我最初听到时那么清晰。仿佛就在眼前,仿佛就在耳畔,仿佛那白发金瞳的男人还站在我的身边,抿嘴微笑,一语不言。

而后,我们握手告别,我眼看着那人走入西方无尽的雾气之中。

半边桥头已完全被浓雾吞噬,破裂的云朵如条条巨鲸夺雾而出,游弋天空。千千万万个太阳从化身为橘色长龙的桥头跌落,又有千千万万个月亮自大海的银鳞中诞生。昼夜交错间,一只白鸟从我胸中蓦然腾起,一头扎进天空中倒悬的海面,水花坠落云边化作颗颗晚星,我伸手想要触摸那朵云,抬头却发现倒影着我脸孔的水面,浮光掠影间逐渐幻化成另一副面容......

那天晚上,我用一个长长的路途读完了《浓雾号角》的故事,布雷德伯里在最后写道:“生活永远是一个人在等待着另一个一去不归的人。永远是一个人爱某件东西胜过那东西爱他。到头来你就会想把那件东西毁掉,让它从此不再能伤害你。”

 

 

此后,我曾无数次路过这座桥,日出也好,日落也罢,壮观瑰丽之美尽收眼底,却再没能如当初那时遇见雾锁金门的景致。

 

 

 

现在,雾角又吹响了。

 

“顺带一提,虽然已经离开故乡多年,鲜少提到我的本名,但是如果你有幸见到雾角吹响时闻声而来的海怪,请告诉他,我的名字叫狡啮慎也。”我笑着说道。

 

雾角之声未断。

 

面前的青年似乎还对我讲述的故事意犹未尽,晚风拂过沾染上雾气的银白发丝,一轮面带薄纱的满月正于他金色的瞳孔中悄然绽放。

我同他握手告别,转身走入西方的浓雾之中。

 

 

END.

————————————————

毫无关系的 下一篇 【狡槙/癖爱十题】(恋物)斩首的邀请


祝老师们节日快乐!抱歉我发晚了

虽然人一生之中坐在课堂里的时间有限,但值得我们学习的人和事却有很多wwwo(* ̄︶ ̄*)o

这个短篇除了献给槙岛老师以外,还致敬对我影响深刻的另外一位老师:

虚渊·爱的战士·套路之王·QB真身·诚不我欺治愈致郁系背锅侠·王道便当爱好者·玄

让我们记住老虚的呐喊:哥斯拉的本体其实是人类!

感谢看到这里,再次鞠躬~


10 Sep 2016
 
评论(5)
 
热度(47)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