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闪梅】圣诞贺文-夜莺

*CP无差 迟来的圣诞贺文 

*fate paro   含有声优梗和FGO梗,阅读前请注意

*题目出自(迦勒底同人大手)安徒生的同名童话。

*部分设定参考fgo第七章以及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 Blu-ray Disc Box Ⅰ书き下ろし小说「Garden of Avalon」



“真难得呢,做了个奇怪的梦。”

他缓缓地醒来。漫长的梦境缠绕着他的脖颈,余韵在他的唇角留下不舍的一吻。

“明明我已经身处理想乡(Utopia)了,又哪儿还有第二个‘乌托邦’可以找寻呢?”

花之魔术师单手支撑着下巴,从窗口眺望出去。咂摸着这份梦的滋味,暗自嘲笑自己。

 

深沉的夜幕下,冬季星座正在天空闪耀。不久后,春日的朝阳就要再度降临这片与世隔绝的土地,这个人类永远追求却无法达到的乐园——阿瓦隆。

妖兽Cath Palug蜷缩在他的膝头,梅林垂手抚了抚它柔软的毛发。

真实的自由感又重回他的手中。

“好不容易借着梦魇从桎梏肉身的监狱中溜出去了,却又不经意间踏入了禁锢精神的铁牢啊。”

魔术师感叹着刚刚结束的梦之旅途,摇摇头。

“人类真是热衷追逐和模仿神迹的生物啊。因为见识过神秘时代的光芒,而心生向往,世世代代都在追求重现奇迹的愿望,可惜这种努力只能换取拙劣的结果。乌托邦建立在梦想之上却反噬了人类的梦想,到底是人类自身的能力过于渺小呢?还是该说这种愿望自身就是错误的呢? ”

但即使是错误,也是有意义的。Sibyl啊,你还真是个愚昧的魔女呢。

魔术师想到这里,轻轻地笑出了声。

 

“Cath Palug!快醒醒,趁着下次旅程开始前难得的间隙,让我来给你讲讲我在未来的极东世界中旅行所见的故事吧!”

男人说罢兴致盎然地拎起妖兽Cath Palug毛绒绒的尾巴。

“这可是比梦境更有趣的故事啊。”

白色野兽对自己的美梦被男人打断而大为光火,气愤地扭动着被人攥在手里的尾巴,爪子在魔术师上等纤维编织的长袍上磨来磨去。

“别挠我的袍子,你这凶兽!”

 

在妖精的时代结束后,人类也会终有一天迎向完结。在无数个偶然中,传奇的魔术师寻找着并不存在的必然,遵循着因缘的碎片,度过了漫长的时间。

未来不存在他的时代,和过去不存在他的时代。由于特殊的因缘而在的身上沟通起来。对于半个梦魔之子的梅林来说,梦是一场漫长的旅途。 

“如果未来的梦境也是百年之后的特异点的话,人类的状况还真是够糟糕的啊。”

他讪笑着挥去脑海里的身影,放下怀里挣扎的野兽。

“走吧,Cath Palug!难得有活动活动这把老骨头的机会。未来还存在新的旅程,不过这次的故事是十分美丽的事物,你也一定要看到最后哇( ゚∀゚) ノ”

魔术师再次从高塔的窗口放出同居的生物。

白色的身影轻巧一跃,融进夜色之中。

 

 

  • 破晓


槙岛圣护再次醒来时,只有车轮撞击铁轨的轰鸣和窗口探入的月光提醒着他现在已经踏上了旅程。

这是个完美的夏日夜晚。空气温暖湿度怡人,适合游荡上一整夜听树丛里的昆虫大合唱,或者静静呆在一处把你的故事告诉夜莺。用眼泪作为它婉转歌喉的回礼。

 

可惜现在他已经一无所有,冰冷的手铐摩擦着他双手的皮肤。夜风呼呼地从窗口灌进来,带走单薄衬衫上的热度。这狭小的一方车厢,也是一间将他囚禁的牢狱。他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喉咙深处有些涩涩发痒。

他需要水。或者说,爆皮的嘴唇渴望水的甜蜜。

 

勉强依靠着车厢晃动的墙壁站起来,他摸索着向前走了几步。火车猛地急刹,将他绊了一个趔趄,沉重地摔在地板上。

货厢车门被大力地推开了。

槙岛圣护抬起头,死亡正在那儿朝他招手。

“下车。”

狡啮慎也站在门口,半边身子融进黑暗,嘴里叼着的烟头像颗赤红的星星。

 

 

天将破晓,头顶上像蒙了一块蓝灰色的画布。深沉的蓝色夜幕逐渐退潮,夜的沙滩上,留下他们两人的残影。

槙岛圣护的双手依旧被拷在身后,保持着双膝跪地的姿势。

“狡啮慎也,你的童年时代是如何度过的呢?”

身后的男人头也没抬,自顾自地进行着手里的动作——即便是背对着那人,槙岛圣护也知道,他在擦枪。

仿佛像童年时那般,要将最珍惜的糖果送入口时的快乐和雀跃也感染了他。

“我小时候,很喜欢读福尔摩斯。就是不列颠的小说家柯南道尔创造出来的著名侦探故事。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童话。阅读世界上存在的童话故事,大概是所有人初来人世时的必修课吧。”

夜的啾鸣里,传来一阵清亮的夜莺歌声。眼前的山谷还潜藏在黑夜的阴影里,槙岛圣护能辨识出低矮的树枝上,那位小巧的歌唱家朦胧的身影。

“你能听到吧,夜莺的歌声。既然如此,那就请让我和夜莺一起讲完最后的故事吧。你或许应该听过,《安徒生童话》中的一篇。”

在鸟儿清亮的高音中,男人以沉默应允了他最后的请求。

 

“在古老神秘的东方,有一位国王。他的宝库里搜罗了天下所有的奇珍异宝,世界上没有什么宝物,是他没见过的,不曾拥有的。他热爱着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事物,将他们都收集到自己的花园里,那是宇宙里最美丽的宝库。可在着花园之外,还有着国王想象不到的神秘。所有人都说,夜莺的歌声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人类总是渴望拥有一切的掌管权,可是夜莺却不愿意作为国王的黄金装饰物。对它来说,没有比深受感触的泪水更加宝贵的礼物了。”

“没有比人心更加珍贵的事物了。想必安徒生也是如此认为的吧。”

熟悉的烟味渗入清晨潮湿的空气,狡啮似乎暂时放下了立即夺取猎物生命的想法。

“狡啮慎也,人就是这种不完美却美丽的事物。虽然他们并不能彼此理解,却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奇迹。在时间的残酷背后,存在于心的热泪,毫无疑问,是最美丽的事物。”

槙岛圣护无邪地笑了起来。

“无论是童话故事也好,还是那位作者也好,都像夜晚出现的精灵一样。灰褐色的羽毛,不怎么起眼的大小,却能在黑暗的夜空放声歌唱。想必是在人们的窗口将人的喜怒哀乐全部听去,再编织成美丽的歌曲吧。因为人们只有在夜里才愿意说出自己的心声。”

他毫不在意地与即将杀死自己的男人攀谈着。

“作家也是某种程度上的魔术师,与英灵不同,我是指能看透人心这点。不经历同等的血和泪无法写出让人共鸣的作品。”

“一个有才能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只要不单单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机智、学识而写作,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国家的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德]莱辛《汉堡剧评》)

“既然你如此热爱人类,为什么还如此执着于破坏西比拉的圣杯呢?”

“人类想做世界的主宰,总是想接近对于自己来说是神秘的东西。既然有了神怪。人们自然而然地也会呼唤英雄,于是创造英雄之人也就应运而生。人类不是渴望英雄,而是期待他们创造出的奇迹。传说奇迹会带来幸福,可幸福真的是他们期待的那样吗?Archer,Sibyl的预言不会给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会将人类变成怪物的许愿机,并不是正确的圣杯。 ”

 

“槙岛圣护,你的Master已经死了。”

身后的人打断了对话,举起手枪,在他的后脑上比了比。银色的枪身泛出月亮朦胧的光影。

“你不杀我,我也会耗尽魔力消失。”

槙岛圣护闭上眼睛,微笑着回答道。

“不必等到那时。天一亮,就是你的死期。Caster。”

那人的回答和枪口一样冷酷。

 

夜晚开始松懈。冰凉的朝露顺着手铐滑落在他汗涔涔的双手上。

这就是国王第一次送给夜莺的眼泪吧。他心想。

现在,我想也问问你,狡啮慎也。

你愿意给我那把美丽的金剑吗?

你愿意给我那面华贵的令旗吗?

你愿意给我那顶皇帝的王冠吗?*(出自《安徒生童话·夜莺》)

 

不,那些我都不需要。

再没有比一颗知音之心更好的回报了。

 

 

“还有什么要说的?”

烟头落入草丛中,露水润湿火焰的呲呲声传进槙岛圣护的耳朵。

还有,夜莺歌声的尾音。

“如果在别的时代相遇,能与你彻夜长谈上一千零一个夜晚就好了吧?”

 

夜莺的歌声戛然而止——

子弹击穿头骨的声响代替了男人的回答。

树梢上的夜莺被枪声惊起,拍打着翅膀迅速飞入树丛的阴影中。

东方的山谷已经剥露出金灿灿的边际,金色的尘辉融进洒在狡啮慎也身上的第一道晨光里。

太阳出来了。

 

 

 

在一片原初的白色之海中,浮现了一具令时间停滞的身影。

“梦魔与人缔造的混血之子,伟大君王的缔造者,传说中魔术师的顶点:Caster 梅林,遵从召唤而来。”

即使是假扮成魔术师,男人依旧有一双烈火般锐利的双眸。 

“传说之中的无形之人,孤即为你的Master,英雄王任命你为乌鲁克的宫廷魔法师。将你的奇迹再现于乌鲁克的命运之上吧。”

 

想要看尽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事物,眼前孤高的王者,拥有悲悯之心的人与神之子。失去友人的哀伤仍停留在他的眼底,剩下残余的部分,是那份守护的决心。不被人知晓的,不被人理解的祈愿。或许连王自身都否定了的祈愿。

这份悲痛与决意毫无疑问是美丽到炫目的事物。

不通晓人类感情的魔术师,不过是个冷血却有拥有独立人格的妖精,但确实地,爱着美丽的事物。

 

“您的话让我想起,我刚刚度过的有趣旅途中读到的一个故事。那是怀着悲愿而厌世的作家,将毕生的祝福化作美好愿望倾注在笔端,创作的一篇动人物语。”

魔术师慢悠悠地摇晃着脑袋说,大片大片的花朵正怒放在他的脚下。

“看来你的监禁生活也很丰富多彩啊。魔术师。”

轻蔑的笑容绽露在王的嘴角。

“毕竟在世界终结前的岁月如此漫长,全数宅在塔里未免太浪费了。在此期间借着精灵们的帮助,我可是有幸游览了古往今来的地方啊,也收集到不少奇珍异宝。当然无法与英雄王的财宝相提并论,但一一说起来恐怕一千零一个夜晚都不够呢,其中也有值得向您一提的传奇经历就是了。”

看透世间一切的魔术师,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宝座中高傲的王者。

“真是个巧舌如簧的魔术师,嘴里的花言巧语比鸟儿的歌声还动听。如此也好,无聊的时间太多。在最后的时刻到来前,孤特别准许你用故事来取悦本王吧。“

吉尔伽美什王对上一双笑意吟吟的紫色眸子,他也毫无疑问地,将来自高塔之上的魔术师的全部真实看了个透。

“魔术师,记得要将乌鲁克的故事传诵给后世。孤宝库里的珍藏,随你喜好,什么刀剑珠宝、金银器皿,乃至是王冠。都可以给你,这可是,本王至高无上的赏赐!”

“那,吉尔伽美什王您的故事呢?”魔术师狡黠地问。

“孤的事情不需添油加醋!孤是不祥的至高之王,丰功伟绩自然会流传万代。 ”

 

对于梅林来说,拥有看透现世一切因果的眼睛,让所有他身处的世界都化作了“画”,在惊诧于其巧夺天工的美丽之时,却已经展露了全部结局。

与那位毫不知晓自己命运的少女不同,现在面对的,是与自己相同,拥有洞悉未来命运之眼的王者。但即便如此,将命运了然于心的二人,透过心灵之窗眺望的,恐怕也是不同的景象。

但毋庸置疑,这次旅途的回忆也是一副无与伦比的绝美“画卷”。

想必这次也同样难以说出告别的话语吧。

 

魔术师摘下纤维织就的兜帽,阳光流淌在虹色的长发间。

借由那位伟大作家的拳拳之心,我向您起誓,唯有讲故事的时候,我比谁都要真挚。”

他轻轻地弯腰,向王俯首鞠了一躬。

“我的王。比起您的王冠来,我更爱您的心。”*(出自《安徒生童话·夜莺》)

 

 

End.

 

(*以令咒起誓,以上所有全是我瞎搞的。跑(ˉ▽ ̄~) )

 ——————————————————————

安徒生:我对流行的东西很敏感的哦?毕竟这才是快乐地完成原稿的捷径啊! 



给太太们比心(づ ̄3 ̄)づ╭❤~

2016年所剩不多了,愿大家都能有个美丽的梦。

在fgo的梅林池子里抽到C闪了,看来得给梅林老师献祭一篇文才行啦

26 Dec 2016
 
评论(9)
 
热度(125)
  1. 凉河凉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乌鲁河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