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梅/微狡槙】Lotus Land

To @Nozu 太太,

最近文力死绝,这是上次那篇夜莺的一点点后续段子,不成敬意,

tag就不打了,祝太太生日快乐!O(∩_∩)O~~

 


 

梅林拖着步子,慢悠悠地往门口晃悠。吉尔伽美什斜睨了他一眼,某个相仿的背影重现在脑海中。

走下王座三步并作两步,拽住魔术师的兜帽。

“吉尔伽美什,想打架么?”白色的魔术师撑起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别看我是caster职阶的从者,如果你我近战起来可不一定谁输谁赢啊!”

狡黠的笑容又浮现在妖精的面颊。

“滚吧。”

吉尔伽美什王松开魔术师的衣领,不耐烦地挥挥手。

“吉尔伽美什,下次试试Beast职介吧,感觉会更适合你呢。”魔术师逃也似的溜出宫殿。靠在殿外墙壁上,连连顺气。

不然也给吉尔伽美什编个咒语好了,梅林腹诽道。

‘金闪闪,有杂修!’或者‘愉悦吧,金皮卡!’我真是太聪明了,不愧是魔术师中的魔术师!

 

 

 

“呦~魔术师。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孤的大殿里开花么?”

梅林吓了一跳,猛然对上一双赤红的双眸。

“是啊。您看,我是花之魔术师嘛。散播花朵,就是散播希望......倒是您,深夜还坐在这里。加班办公?还是故友的幻影纠缠着您?我这里有各种驱魔安神的灵符,童叟无欺.....”

“闭嘴。”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魔术师目光灼灼,轻启双唇吐露的话语在黑暗中闪着幽莹的光芒。

 

生命的意义不仅是活着和死去。

只为自己活着的生命如同不存在,舍生取义之人,肉身陨灭却精神永存。身为王的你,也通晓这个道理么?

“等等,这句话,孤似乎从哪里听说过。非常熟悉,是你搞的鬼么?”

“这臣又怎么能知晓呢,您是作为英雄王,博闻强识是理所当然的。”

“别在孤面前耍花招,为什么,你知道这句话?孤好像记得什么?”

“愉悦吧,金闪闪!”梅林迅速念出咒语。

吉尔伽美什王立即像一头被驯服的野兽,松开了对魔术师双臂的钳制。

“好啦,夜色已深,王也最好去睡觉吧。虽然时日无多了,也请您打起精神来面对死亡。”

魔术师将中了咒语的王半推半就地送入寝殿。松了一口气,披上兜帽,转身融入银白的月色里。

“果然,致胜的关键在于缩短咏唱的时间。我必须改良一下咒语了...”

只有星星听得见魔术师的小声嘀咕。

没人知道,他趁着月亮被云朵遮蔽的片刻,亲吻了王的嘴角。

 


破晓

 

“你怎么不挣扎了?你那些花招呢?”王扯开无形之人的罩袍,魔术师宽大的袖子里洒出几片粉色的花瓣,焰火般散落一地。

花之魔术师平静地凝视着暴怒的王者。吉尔伽美什看不透他的眼睛里那团紫色的迷雾。

 

“我的王。我本身就是一个幻影啊。您看到的,听到的,触碰到的,就是那个叫做梅林的男人的幻影。他的实体,此时还困在与世隔绝之境的高塔监狱中。如果真有适合我的归宿,恐怕那里是再适合不过的地方了。”

 

我不是槙岛圣护,你也不是狡啮慎也。

这个时代不存在他们。我们也不存在于那个时代。

在我未曾遇见你,你也不曾认识我之前。发生的事情就有太多太多了。

呼唤我的,不是抑制力,不是阿赖耶识,而是比它们要美丽的多的东西。

在时间维度的无数个点之中,我都会被同样的灵魂吸引,爱着同样的一颗心。

 

我们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明明外表和性格都不相似。经历与行为也千差万别。你的发色、瞳孔,五官、表情,性情、爱好,甚至就连声音都与梦里的那个男人,大不相同。可我却依然能够看到你灵魂里的执拗,作为守护者的执着,我看得清清楚楚。

 

天亮以后,来自遥远未来的客人就将来到,我将他们带到您的面前。

最后的战役即将打响了。

此后,乌鲁克第五王朝不复存在。那个叫做梅林的魔术师也从未到过这个时代。

 

花之魔术师静静地闭上眼睛。

“即使是身为王的您,我还是忍不住想提醒,在别人家里乱翻真的很没礼貌,而且偷书是不对的...”

“闭嘴吧!你的就是我的!”

王粗暴地打断了他,狠狠吻了上去。

 

end.

05 Mar 2017
 
评论(3)
 
热度(7)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