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Refrain-Chapter3.2

Chapter3-一种在艺术作品中寻找具体代表物的情绪状态,就好像另一个人的孤独其实是他自身孤独的回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空虚和孤独如填满河床的砂砾那般填满我的生命。事到如今我能肯定的是,这团石头,这块土地,还有这个拥有机械躯体、人工智能的男人,不过是我心中的造像。

——人工智能马塞尔(Marcel)“出生”后,我的症状好了许多,不再经常看见槙岛圣护的影子了。浮士德将灵魂抵押给梅菲斯特,以满足刻骨铭心的欲求。我们又为这场交易献祭了怎样的筹码?

我有时设想人遗弃自己的造物,如同神明曾经遗弃人类一样。任何人的想法,任何人的故事,都是经由他人之手编造出来的。

 

“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人,所以人在造AI(注: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的缩写)时也体会到了同等的快感吗?既然人工智能可以被设计,那么人是否也是被谁设计出来的呢?”马塞尔冷静地向我提问。

“这听起来更像一个哲学问题。”我答。

“这个问题十分有趣,我检索了你为我输入的原始数据,阅读了你列出的所有书籍。你与我一直在互相提出问题,然后回答。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人类几乎永远都处于交谈中。

我生下来就会说话,你呢?

我生下来就能阅读,你呢?

我生下来就具有思想,你也是吗?

我知道每一个词语的意义,包括意思模糊的部分,发现这些会根据所谓人类特有的情感机制发生变化,这种复杂的机制,你们称作‘人性’。”马塞尔善意地眨着眼睛,微笑着对我说道。

“你知道吗?现在你的微表情正向我传达着某种指令。”拥有金色眼珠的机器人站起来,走向我。

在黑暗封闭的地下室里,只有我一个人类喃喃自语的地下室里,他俯下机械的头颅,用冰冷的嘴唇亲吻了我。

 

“机械没有伦理。”耳边响起槙岛圣护的声音,那是在我们初次接吻后的时刻。

“狡啮,知道吗?你其实是个‘黑白房间里的玛丽’。从小生活在只有黑白两色房间里的玛丽,是个色彩学家,她通过学习熟知关于色彩的全部知识,但她只是知道世上有除去黑与白之外的其他颜色,但并没有真正迈出过房间一步去亲眼证实。那么她是否真正拥有了这些知识?当她来到真实世界中,再看到不同的色彩而获得的经验,与曾经在书本上获得的经验,是否不同?被豢养在西比拉牢笼里的凶猛猎犬,回归自然,还能否像真正老道的动物那样生存下去?”

 

    机器人的舌头探入我的口腔,我触碰到他附着温度的人造皮肤,光滑冰凉,如同槙岛在遥远北方的某个冬夜与我之间的第一个吻。肥大的雪片拍打在身,屋檐下条条冰挂反射着霓虹的斑斓。冻结的时间,在两人的僵硬唇齿交缠时,悄悄溜走。

金属头颅上下摇动,雪白的人工毛发低垂下来,摩擦我的大腿内侧,人造舌头优雅地舔舐、揉弄我的欲望,瞬间的麻痹令眼前的形象和虚无的幻梦渐渐重合......到底何为真实,是我眼前的现实还是我的梦,又或是槙岛留在我脑海中的故事?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株草,一棵树,被命运的飓风摇动、席卷、连根拔起。马塞尔始终一言未发,我听到的全都是槙岛的声音:

“你是自由的吗,狡啮慎也?我也在追求自由,玛丽,现在走出你的黑白房间吧。让我看看你灵魂的光芒。”

    虚幻的指尖浅浅啄食着我的脸颊,槙岛含笑的形象云霞般朦胧的映入眼帘,像是嘲笑着如今这样狼狈的我。

“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而不是你想要的东西,活着的东西都会死去,人工智能的全部,无非都是人类的自问自答。正如在日常生活中,你随心所欲的提问,却又四下找寻显而易见的结果:

    从原本没有关联的事情中找出关联性......这是人类智慧的特征之一。电脑会将共同的字词挑出来,显示关联性最高的搜寻结果。然而那并不是智慧。挖掘事物的本质是人类的本能。而通过演算提供解答的机器,不能称其为智慧。弗兰肯斯坦为何会创造出怪物......神为何又创造了人?”⑫

    我的目光可以穿透马塞尔的人工皮肉,看见他虚拟大脑的模拟,思想从一个点起始到另一端终结的环形运动过程。这是生命的几何形体,是从此点到彼点的联结。

 

    马塞尔的测试结束了,他不再是马塞尔了。槙岛圣护依旧是槙岛圣护,但已不再像他了。

    我想要给眼前的面孔一个名字,就必须实实在在地回顾我们共渡的岁月之河。给人工智能注入槙岛的全部思想后,我才注意到,原来我与他之间存在着如此巨大的鸿沟。也正因为槙岛圣护依旧是槙岛圣护,才不再像我从前看到过的他了。⑬我失去所爱的人,大病一场,摔断过肋骨和腿,放弃了安身之所,所以我读完了普鲁斯特。

 

    放下我们共读过的书籍,我不禁思考,人类又在看着什么呢?

    人不能完全了解自己,既然如此,死亡是不是解开一切谜团的钥匙?

 


TBC

*此章因故拆成两篇发


——————————


⑫PSV游戏「PSYCHO-PASS サイコパス 選択なき幸福」劔篇「メフィストフェレスの来訪」(槙島聖護)ルート)

⑬[法]马塞尔·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


15 Oct 2017
 
评论
 
热度(23)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