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银翼杀手】On the Backs of Angels- Chapter1

*电影银翼杀手背景,部分设定及剧情借鉴PKD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含有私设。

*狡哥视角。

*故事大纲见→这里

*故事原案 @Edgewood 

*题目《On the Backs of Angels 》来自Dream Theater的→同名歌曲


Chapter1-The Edge



 “可是啊!她如今已不再有梦,而你还有! 山崖上罂粟花开得正盛; 梦吧,梦吧,这也是真理。”

——[爱尔兰]叶芝《快乐的牧人之歌》

 

 

“新生活就在世外殖民地正等着你,重新开始的机会,成功的未来...永远不知疲倦,为您个人,为您特有的需要而定制的人形机器....”诸如此类的AR广告闪过眼前,狡啮慎也关掉了眼前的虚拟现实。驾驶舱瞬时静了下来,屏幕后妖冶斑斓的霓虹隐去,仅剩钢铁建筑上的红色航标灯默默发出警告。幽莹的银色又再次爬行在两侧建筑物高耸的玻璃幕墙上,狡啮感受到由月影分割而来的无数冰冷目光。他喜欢这样晴朗而无星的夜,在洛杉矶冬季偶尔不下雨的晚上,独自开着车于鳞次栉比的高楼间随波逐流。

 

特别是这种杀过人的夜里。

 

狡啮打开了窗户,西海岸的风裹着寒意涌入,皮肤上毛孔根根倒立。他点燃香烟,尼古丁进入肺叶,通过血液屏障,7秒后进入他的大脑,而他只需等待神经将愉悦感传遍全身。如今要想获得兴奋和快感,大可不必采用如此原始的手段。但干上这一行,你需要时刻保持灵敏与保持兴奋,迟一秒,就成为别人的猎物。

这是他三十年以来未曾忘记的事情,或许离开火星是个错误,或许他只是独身太久了。无论是哪种解释,都不能改变他银翼杀手的身份。

他打开警局发来的文件夹,Nexus-6型的全部完整资料:Nexus-6型的确有两万亿个组分,以及多达千万种可能的脑活动组合。在0.45秒之内,装备了这种脑结构的仿生人可以表现出十四种基本反应中的任何一种。

移情测试根本逮不住仿生人!狡啮翻着虚拟页面,心下抱怨。

事实上,除了21世纪初期制造的测试型仿生人之外,移情测试已经很少成功了。他们进化的太快!仿生人理智而敏捷,相对于很大一部分人类来说,他们比人还要适合做人类。不出多久,他们也会拥有感情的,但是否能无限接近于人类情感的复杂程度,还是个未知数。现在想要鉴别仿生人和人类的区别,还是有新的判断依据,比如这套沃伊特·坎普夫移情测试:一个仿生人,不管智力上多么卓越,始终无法达到和群体的融合。

产生移情的一个先决条件是群体本能。而像蜘蛛那样的独居生物,移情是比天敌更为可怕的存在,因为移情能让它体会到被它困住的猎物对生的渴望。“只要有某个生命经历了快乐,所有其他生命的体验就都会包含一丝快乐。但要是任何一个生命感受到痛苦,那其他生命也就挥不去那一片阴影。”在狡啮幼年的记忆中,有关于捕猎夏蝉的模糊片段,父亲找来长竹竿和用唾液濡湿的蜘蛛网。瞄准树上的蝉,小心移动到它的背后,迅速出手,将它黏住——吱吱大嚷的昆虫下一秒就沦为俘虏。此番过程中,狡啮体会到的不仅是技巧、耐心与经验,还有身为捕猎者的快感。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带着原始的迷人情绪深深植入他的内心。在夜晚,燃起一堆火,用力晃动树干,无数蝉惊慌失措地冲向火堆。看着它们惨叫着被火焰吞噬的一刻,狡啮并没对它们产生过移情。

只有杀人的人,你才可以杀他。

人是存在设计缺陷的生物,其实不值得怜悯。而人形机器说到底就是个独居的捕食者。在同为捕食者这点上,狡啮对他们意外地亲切。因为移情能力模糊了捕食者和被猎者、成功者和失败者之间的界限。他下过一个结论:移情肯定只存在于草食动物,或不吃肉也能存活的杂食动物身上。像人这样的群居动物,有了移情能力之后,生存率会显著提高。但对于蜘蛛来说,移情则意味着毁灭。

造物者开过一个恶意的玩笑,死是人与仿生人之间最大的相似性,所有生命的保险。换言之,死亡,能让机器人更加接近人类。

对于狡啮慎也来说,一个逃亡的机器人杀了主人,还具备了比许多人类更高的智力,对动物毫无感情,对另一个生命的喜怒哀乐完全无动于衷。

这,就是对杀手的最明确定义。

 

尖利的警报声刺痛狡啮的耳膜,自动驾驶助手开始大声报警,不耐烦的情绪袭上他的心头。

或许做个缺乏情感的仿生人更好?

几个小时前,他正极力摆脱这种情绪。“局长。”狡啮走进禾生壤宗的办公室。这件屋子明亮,简洁,却格外隐晦、沉默,时时刻刻涌动着敌意与试探的阴谋。

“来吧,狡啮,我的老部下,坐下来,聊聊天。火星上的日子不错,可你还是回来了。”禾生壤宗破天荒地从那把局长专座上站了起来,和以往对他的态度大相径庭,狡啮诧异到以为下一秒她会走上来给自己一个拥抱。

“你认为赏金猎人是个好差事吗?我只是没有留在火星的理由罢了。”他淡淡地说。

“关于你妻子的事情,我们感到很遗憾。但做特种警察的日子,你得承认,是令人怀念的。”禾生壤宗伸出左手,狡啮凑上去握了握。僵硬又完美的动作,虽然已经很接近真实骨骼,却依然改变不了她全身义体化的事实,狡啮从接触她手掌的一刻起便注意到了。

他见过的仿生人实在太多了。

 

“还有四个假货。劫持了殖民地的运输船,杀光了所有的人类。我们的空中巡逻队在海岸发现了船,所以他们就混在人群里。”

“这事儿太难看了。”寒暄后开始交换信息,还是他曾经熟悉的程序。

“不,不会的。有银翼杀手在,没人会知道他们在这里出现过。”禾生随意旋转着手中的AR魔方。“因为他们都是你的猎物。狡啮。”

“我已经不是这里的人了,交给佐佐山吧。他干得不错。”

“佐佐山是很好,但是不如你。他失败了,我们需要老牌的猎人,银翼杀手。狡啮慎也,我需要你的魔法。”禾生壤宗满脸堆笑,狡啮感觉胃里一阵抽搐。

“我早就已经辞职了,局长。”

“狡啮慎也,赏金猎人不是警察。不过是替警局干黑活儿的狗而已。赏金也足够诱人了。一人一千美金。 ”
“看来我没的选择了。”

 她沉默片刻,确定了狡啮不会变卦,继续说道:“泉宫寺集团,最大的仿生人生产商,他们制造的连锁系列,实际上已经和人类完全相同了。但是却有优于人类的力量、敏捷和智慧。最近有一批仿生人在外星殖民地叛变了,逃往地球,你杀掉的就是其中之一,除了他,我们知道的逃亡者,还剩下四个。”

禾生壤宗将画面投影在狡啮的视网膜上,四张与一般人类无异的脸,三男一女。随着禾生的声音在照片下方浮现文字说明。

“三天前,有人试图在夜里闯入泉宫寺公司在西雅图的总部,被安保系统发现后他们消失了。”

“那里有什么?”

“看没看过他们公司的手册和说明书?他们现在所用的Nexus-6型脑单元,已经能在两万亿个组分,或一千万个不同的神经通路间作选择,”她压低了声音。“即使全世界大多数负责抓捕逃亡仿生人的警察系统一直在抗议,我们却还得保护那老东西的安全。我叫佐佐山去对西雅图的新雇员进行移情测试。他找到几个藏起来的仿生人,对,今天你干掉了一个。金原祐治。”

她给了狡啮问询的目光一个肯定的回复。

“力量型机器人,唯一能解决他的办法就是杀了他。你做到了。”

“我杀他的唯一理由是这家伙疯了,他差点用激光枪崩了我。”

“运气对于杀手来说也很重要。他们差点进到公司的保密层,里面一定有很厉害的黑客。Nexus-6型,Choe Guseong。启动日期,2016年。智能型号,战斗力也不错,可能是叛变的领导人。”一个棕色短直发的男人,半张脸被刘海遮住了,狡啮注意到他有一双漂亮的金属义眼。

一定价值不菲,能装上这种配件的仿生人可不多。他想。

“这是藤间幸三郎,他被训练成殖民地的刺客。别被他的外表骗了,这可是个犯罪的艺术家。”

“王陵璃华子。基本娱乐型。艺术天赋过人,军事俱乐部的标配。”

“御堂将刚,技术型,战斗力可能稍逊一筹......”

狡啮打断了禾生局长毫无感情的电子音:“我不懂,这些人冒险来到地球是为了什么?他们去泉宫寺公司又能得到什么呢?”

“或许你能给我们一个答案。也许,直接处理干净就是最好的答案。别思考那么多,狡啮。别思考。”

“他们各方面都是被设计来模仿人类,除了他们的感情。设计者认为数年后,仿生人可能会进化出自己的情绪反应。”

狡啮瞪着禾生。

“仇恨、爱、恐惧、愤怒、嫉妒...所以,生物都需要一个保险设置。”

“那是什么?”狡啮闻言紧蹙眉头。

“只有四年可活。”禾生局长不怀好意地笑了。

迎着她镜片后的目光,狡啮轻蔑地抬了抬嘴角。

“现在,泉宫寺公司就有一个Nexus-6型。我出色的下属,你已经见识过他们的产品了,带上沃伊特·坎普夫量表,现在去把那位仿生人找出来吧。让他们见识见识斯拉夫人的厉害。你以为我会说俄国人是吗?”禾生推推眼镜,又笑了。“国家这种概念看起来太落时了,政治家们认为用种族区分更为平等,不过这些都是暂时的,语言是符号,符号是骗子。这里的人类会越来越少的,他们以后都会共用一个名词:地球人,就像我们曾称呼恐龙那样。”

“剩下的四个都在北加州?”

“据我们所知,都在。佐佐山整理的资料我已经传到你的文件夹里。在执行任务前,我有个建议。”

“什么?”

禾生说:“狩猎前,你最好先亲自和泉宫寺公司谈谈,看他们有哪些型号的仿生人装备了这种Nexus-6型脑单元,让他们提供一些有代表性的样本。” 

“并且测试他们拿到数据。”

禾生回避了他话里的机锋:“我会跟他们讨论看看能不能在测试中混入几个真人。但你事先不会知道哪些是真人。这由我和制造商讨论后决定。你抵达的时候,他们应该能准备好。”

突然,她面色严峻地说: “斯拉夫人认为有一小部分人类不能通过沃伊特·坎普夫测试。如果你把他们鉴定成人形机器,等你意识到鉴定错了的时候,那就尴尬了。”

她指着狡啮,等待他的回答。

“但这些人,肯定都在——”狡啮说。

“都在隔离设施里。”禾生同意,“他们没有在外面的世界正常生活的权限。除非他们还没被人注意到。但这仍然有可能发生。” 

“百万分之一的可能。”狡啮说。但他明白了。 

“我们所担心的,”禾生继续道,“就是这种新出现的Nexus-6型高级仿生人。如你所知,泉宫寺公司曾向我们保证,说Nexus-6型可以用标准性格测试鉴别出来。我们曾经信以为真。但现在,我们不得不自己来判断真伪。我们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你在西雅图的任务就是这个。你明白吗?如果你不能找出所有人形机器,那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可靠的分析工具,也就找不到所有逃亡的仿生人。另一方面,如果你把一个真人鉴定成仿生人——”

禾生壤宗冷冷一笑,“那会怎样呢?看起来可能会很麻烦。等待新的测试开发出来吧。在此之前,可没人能保证你的安全了。” 

狡啮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头也没回地走出了警局。

 

 

西部时间凌晨两点,地球日中亮度最大的月亮正死死地盯着狡啮,上面的环形坑几乎肉眼可辨,自地球降下放射尘开始,这样迷人的天气实属少见。狡啮按掉警报,掐灭最后一根烟,警用飞车的屏幕接入混合现实,脱离了感应轨道,缓缓降落在西雅图泉宫寺公司的空中停车坪上。

已经有个人在那里等着他了。

 

白发,瘦高个儿,穿着自带过滤尘埃的白色风衣,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他没带护目镜,一双眼睛冷冷地瞅着狡啮。头顶悬停着一颗静止放大的月球,周身洒满冷淡和厌恶的光芒。

狡啮下了车,顺手点着一根烟。

面前的男人突然伸出一只手,狡啮下意识地握住了。

“槙岛圣护。我想你就是狡啮慎也先生吧。”

“怎么了?”狡啮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一丝拒绝的意味。“来这里可不是我自愿的。”

“禾生局长已经通知过泉宫寺先生了。警方始终对我们的脑单元研究持怀疑态度。”

槙岛金色的眼睛来回打量着他。——很有可能是假的,狡啮心想。

“仿生人也是机器,不是有益就是有害,如果他们有益,那与我无关,如果有害,”

槙岛顺着说下去,“你会格杀勿论。狡啮先生,你是个赏金猎人。”

狡啮哼了一声,扔掉烟头,狠狠踩灭,点了点头。

“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好。”狡啮停了一秒回答道。

“把人类‘退休’*是什么感觉?”槙岛语气冰冷而倨傲。

“不知道,我从没做错过。”

“但你活在这种风险下,不是吗?”狡啮察觉到他话语中的挑衅,正准备张口反击。

“移情测试开始了吗?”响亮的男低音穿透了西雅图冬夜的风声,“所谓脸部毛细血管的扩张反应?眼肌的张缩?瞳孔的波动?虹膜不自觉地扩大...都有这些现象?”

“移情测试,在仿生人身上检测不到那些活动。它们不会被刺激性问题困扰,即使它们在生物学上是个活体,或者说潜在的活体。”狡啮顺着来人的话说道。

“狡啮先生,这位是泉宫寺博士。”槙岛介绍道。

狡啮向他点点头,泉宫寺扯开笑脸,脸上的皱纹涟漪般舒展开,在月色下露出一口银牙。

“示范一下吧,警察先生。我想看看它的运作。我们先试试‘人类’,怎么样?”

“为什么? ”

“在看到‘是’的结果前,我想先见识一下‘否’的情况。”

“那又能证明什么?”

“能满足我。”

“测试谁?你吗?”狡啮诘问他。

“不,测他。”泉宫寺指指身后的槙岛圣护。槙岛不漏痕迹的扬了下嘴角,狡啮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了某种邀请的意味。

“我们选他作为你的第一个测试对象。他说不定是个仿生人。我们希望你能鉴别出来。”

 

 

TBC

 


后篇:

Chapter2-Solar Echoes

Chapter3-Cymatics

Chapter4-Sea Of Tranquility

Chapter5- Aurora

Chapter6- Entropy

Chapter7- The Watcher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退休:专指处死仿生人。

 

17 Aug 2016
 
评论(2)
 
热度(46)
© 凉河 | Powered by LOFTER